沈洋:十年前一起做记者的朋友 我们保留着一个不进不出的群

沈洋:十年前一起做记者的朋友 我们保留着一个不进不出的群

文/沈洋

因为家人的健康状况出现了问题,所以必须要在北京多待些日子。今年的记者节算是第一次在非工作日下度过了。

说起来,记者节对于记者来说,可不像妇女节还能有个半天假期。它跟任何一个其他的节日并不二质。想想很多的记者连春节、新年、五一、十一都是在工作岗位上度过的,或者说越到节假日就越忙,这记者节也就是清早的时候够到手机,用2分钟时间迅速刷一下微信时一个朋友圈里的提及或者转发,互相的一句照应和慰问。然后大家又开始各忙各的去了。

除非像我这种,家里有了突发事件,老板们又体恤宽怀,外面的事情才能暂且放一放。

最近电影《少年的你》特别火,一直想要在北京的时候去看一看。可是忙,一拖再拖,直到昨天的时候,我才算挤出了时间,和自己的多年好友一起坐在了悠唐的电影院里。

他姓朱,但是我们都叫他猪猪。是10年前做CBA记者时认识的好朋友。他那时在搜狐也做篮球记者,文字为主,摄影为辅。虽然我在腾讯,说起来属于竞争关系和敌我矛盾,可是我们那一代那一批一起出道的小记者们,哪有那种心思和心机。跑了一趟差,就成为了好朋友。

也就是他采访了谁,迅速传给我,然后我这边有谁的录音也直接抄送他。这不是我俩之间的秘密,实际上,那时候的四大网站,那时候的我们,都是这么干的。我们甚至还有自己的QQ群,用来交换商业情报和不知道哪里听来的逸闻趣事,叫做传闻中的7公主,备注就是6个公主和人见人爱的猪猪,另外一个作为特别观察员的老林也混迹在这里。一共8人。

这个群自从成立之后,没有人再新加入,也没有人退出。只是早在8年前,就没有人再在里面说话了。

猪猪之所以人见人爱,也许是因为他出身中医世家,本就带着些老中医般的温和性格。加上人又善良、忠厚,从不拒绝我们这些女孩子任何的过分要求,永远一副笑脸。随手背着的那个相机里,球员的照片并不占多数,竟是些我们这些女孩子硬性要求的摆拍美照和各种圈内朋友的随拍。如果出差工作,大家又都刚好都住在媒体酒店,那么猪猪的房门是永远不会关上的,几个女孩子就都待在他的房间里,然后不知道谁又突然大喊,“猪猪,你给我拍的照片不好看,删了重拍。”

然后猪猪就笑笑说,好,重拍重拍。

后来,我去了美国采访NBA继续自己的记者生涯,他彻底离开了这个圈子去了澳大利亚留学,学习会计专业,然后他又回国了。

本来猪猪是不想看《少年的你》的,但是我坚持要看,他自然是答应的。这么多年,他这个你能发一百张好人卡的性格一点没变。永远服从,永远把自己放在后面。

坐在电影院里,等待开场,猪猪说了句,我估计一会儿自己肯定会哭。

我其实知道他为何一度拒绝《少年的你》。听周围看过这个电影的好友说,这个片子很好哭,泪点低的人会有心灵暴击的感觉。猪猪无非不想在人前掉泪。因为除了电影本身,他的人生也陷入了两难和低谷。婚姻和事业都在遭受着对于心灵的一次次冲击。

我猜这个电影,他是想在被窝里一个人抱着电脑看,然后使劲的默默的哭一鼻子。可是,我更想陪着他一起哭。就像当年,他陪着我们一起笑的时候。

《少年的你》当然还是戳了我的泪点。但是,最扎我的一句台词却在观影之后翻看影评时甚少有人提起。警官郑易和王立在审讯小北和陈念之后,都意识到了真相到底是什么。王立的意思大概是说,如果他们说出实话,仔细分析利害得失,双方都会轻判。而郑易回了一句,“我们会,但他们不会,因为他们是少年。”

这句台词,让我想起了坐在身边已经抹了半天眼泪的猪猪,想起了,就在刚才还在和我们一起谈笑的老林。他明年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今年的时候,他又重新回归篮球。我以为他当年离开了我们的圈子,就不会再回来了,可是他还是做到了。想起了7公主那个群和它曾经发生的那些故事。

想起了我的少年时代和所有和少年时代相连在一起的关于年少时的记忆。

我们的少年时代很幸运,没有陈念和小北那么多的恐惧孤单,曾经看到和感受到的更多是爱和不计较。可是人,好像总得遇上大雨落下的时刻。但别忘了,那个不进不出的小群。别忘了,总有人愿意坐在你的身旁或者是跟在你的身后。

记者节快乐。